未定義期刊 第003版:目 擊

分享到:

詳細內容

別叫我“鼠族”

2010年12月14日 來源:京華時報 作者:潘之望



小石在屋內炒菜,油煙大,所以半掩著房門透透氣,此時小郭則抱著換洗的衣服去洗。



小石到公共洗手間洗菜時,遇到了正在洗頭的鄰居。



臨睡前,小石查看早些時候就已晾曬的衣物是否干透。



小石與小郭家的全景。
?


飯后,小郭到走廊里來根煙。
22歲的小石在木樨園附近的百榮世貿商城做導購員,未婚夫小郭是運輸公司的司機,兩人住在商城兩公里外一小區的一間地下室。雖然是一個僅有8平方米、不帶廚衛的“開間”,但月租才450元,離工作地點不遠,對付一下,家的功能還算完整。?

????在北京,像他們這樣生活的人不知數以多少萬計。這群人有太多的無奈,無奈于為多攢點錢而選擇來大城市打拼,無奈于住不起地上的房子,無奈于繼“蟻族”之后成為被社會關注的新焦點并被稱為“鼠族”,無奈于明年北京人防工程集中清人,可能連地下室都沒得住了……

????>>屋子小

????同樣是過日子

????9日晚上6點,小石在下班路上買了菜,洗好后等小郭回來才下鍋。入住時,管理員叮囑說禁止做飯,畢竟這種由數十間小屋組成的地下居住區隱患重重,但看到鄰居們都做飯,她也就“隨大流”了。“能省錢,吃著也方便。”小石說。?

????安置完必要的家具,屋子里就剩下1平方米的空間供他們活動。墻角摞著鞋,放不下的雜物和該洗的衣服就搭在頂棚下粗大的管線上。?

????小石和小郭是高中同學。高中畢業后小石就來了北京,小郭一直在江蘇。去年年底訂婚后,兩人一起在北京打拼,月薪加起來4000元出頭。此前,他們住在昌平城鄉接合部的平房中,月租四五百,但距上班地點太遠。“現在步行20分鐘就能到”。?

????小石說,他們兩人省著花每月能攢下兩千,但如果趕上哪個月生病,或者來朋友要出去玩,當月可能就攢不下錢。“他愛抽煙,一個月煙錢一兩百,我總說他也不聽。”每當因為吸煙的事惹小石生氣,小郭就會拿看電影這樣的事哄她。但實際上,都快一年了,兩人也沒看過一回。

????>>環境差

????無非為攢點錢

????這里的住戶大多與小石和小郭一樣,高中或中專學歷,二三十歲的年輕人,做導購、促銷、服務員、司機、送快遞或做個小本生意,單人月薪兩三千元。?

????小石的鄰居之一大軍30多歲,已結婚多年,孩子在東北老家上學。他在北京打工已六七年,一直在木樨園賣手機。對于大軍來說,地下室的房子還不錯,“我的房間大,580元每月,要是這個錢去上面租房子,破破爛爛的還不如我這里呢”。大軍說,地下室冬暖夏涼,就是夏天有一個月難熬。夏天雨多,潮得厲害,有時墻上都滲水珠,被子每天都得曬。“我們來北京就是為了賺點錢,有個地方住,熱不壞、冷不著就挺好。這里就是個睡覺的地方,過年能帶點錢回家,在這里受點苦也值了。”?

????小石也說,來北京就是想見見世面,掙些錢,以后回老家好有本錢自己開個店。他們還要在北京干幾年,先賺夠結婚的錢再說。“沒來前,覺得地下室潮、有味兒,心里無法接受,現在住長了也習慣了。”

????>>路渺茫

????沒夢想才可怕

????對于“鼠族”的稱謂,小石并不知自己是何時被冠此名的。“生活在地下室就叫‘鼠族’?有點貶義的意思吧?我們可不偷大米。”她笑著說。鄰居大軍表示,“我掙自己的錢,堂堂正正,沒什么地下不地下”。兩人都告訴記者,盡管如此,他們從未跟家人提過在北京住地下室的事情。?

????小石說自己是個好強的女孩,她渴望有一天,去超市買東西時不用盯著價格簽看半天,想買衣服時不再像現在這樣思前想后。“以后有了孩子,一定盡量滿足他(她),至少不讓他(她)再住地下室了。”?

????明年起,本市將開始集中清退人防工程中的租住者,并爭取在明年年底前完成。屆時,各區將騰出大量的人防工程,以用于社會公益性事業。?

????對此,小石有些擔憂,“不住在這里能去哪兒,搬到上面住根本不現實,只能找更遠的平房,但上下班要兩三個小時,實在辛苦,不行就早點回老家唄”。面對小石的擔憂,未婚夫小郭說:“沒事兒老婆,咱有錢了就不用住地下了。這下正好,火燒著屁股讓你掙錢去呢。”一句話,把小石逗樂了。

????文/本報實習記者黃海蕾圖/本報記者潘之望


?
亚洲综合憿情五月色播五月